經濟商戰的好手也是姬姓的後裔 管仲

管仲是姬姓貴族之後,小時候就非常聰明,且熱愛射箭,但因父親早逝,與母親相依為命,迫於生計從事過許多職業,也和鮑叔牙(管鮑之交)一起做過買賣,管仲與鮑叔牙兩人友誼相當深厚,管仲因為見多識廣,也結交許多朋友,還被人引薦給齊僖公,之後管仲成了公子糾(齊僖公二子)的師傅,鮑叔牙則為公子小白(齊僖公幼子)的師傅。

而長子公子諸兒因為沒人輔佐,不但不思進取,放任自流,疏於治理齊國,導致民不聊生,公子糾和公子小白因當時的局面,不得不到魯國和莒國避難,最後公子諸兒死於公孫無知之手,不過這位公孫無知因弒君而立,不得民心,不久就被殺害,當時的齊國陷入一片混亂中。

當管仲和鮑叔牙兩邊都獲報齊國當時的情況,兩方便加快腳步趕回齊國,管仲另一方面加派一些人埋伏刺殺公子小白,不過刺殺過程因箭矢偏誤,讓公子有機會小白裝死躲過一劫,之後公子小白和鮑叔牙加快腳步日夜兼程,先行公子回到齊國。

盡釋管仲一箭之仇的齊桓公

公子小白登為之後成了齊桓公,他有別於公子諸兒(齊襄公),是一名有著雄才大略的君主,決心振衰起弊,將這個輔佐之位給鮑叔牙,而鮑叔牙自知才智不及管仲,希望齊桓公能將這官位給管仲,不過,齊桓公和管仲之間還有一箭之仇在,不可能說放過就輕易放過,可是,在鮑叔牙勸說下,齊桓公還是以一位大政治家的坦蕩胸懷,盡是管仲一箭之仇,在想當時齊桓公是為了大局才會做這個決定。

立穩腳跟審時度勢

管仲在一番折騰後回到了齊國,鮑叔牙在管仲和齊桓公之間搭了一個橋樑,讓他能順利當上輔佐之位,而當時的管仲跟齊桓公要得三樣東西,分別是名分、地位、財富,這並不是在討價還價,因為他知道以齊國現在情勢,政治地位、權力、財富以及和國君的特殊關係,是能讓其他大臣或官員能聽命於他的一個標準。

這邊要先說明以管仲的才智和謀略是有能力治國的,不是一個甚麼都不會就突然給你一個位子的空降部隊,可是,大家出來社會久了都知道,就算能力再好,心裡總會有點覺得,他只是為突然出現的一個無名小卒,為何要聽命於他,所以,管仲才跟齊桓公提出這樣的要求,為的是要杜絕悠悠之口和其他人的猜疑。

前朝的舊法再加以利用

管仲利用周朝文武王和周公時期的舊法,運用其合理的部分,承認個人的私有性,用法治約束這種私有性,提出民本思想,體察人民的意願,滿足人民物質需求(在有法治的前提下),才能取得人民的擁護。

全國自上而下建立了管理體制,國君定期對他們進行考察,將人民的職業分成四民(士、農、工、商)分別安排在不同的場所,且不予許隨意遷移,只在本行業中教交流學習,以家庭和社會這樣的小環境,作為各行各業接班人養成所,社會秩序相對安定。

官吏的素質決定國家的命運,所以,管仲提出選賢任能的用人策略,由各鄉長發現好學、慈孝於父母、聰慧質仁、有拳勇股肱之力秀出於眾者,如不向上推薦,以蔽賢之罪論處。

霸主需有強大武力做後盾

沒有強大武力做後盾的霸主,往往會沒有說話的底氣,因為這是最後手段也是每個時代國家的基本,管仲實施全民皆兵,把居民組織和軍事編制結合起來,每年秋雨季農閒時節,進行軍事訓練,訓練結束後,國都內的人不允許自由遷徙,同伍之人都須生活在一起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,守則同固,戰則同強,為了降低犯罪率,通過讓罪犯用軍器來贖罪,贖罪的軍器非常昂貴,犯罪越重者所繳交的軍械越貴重。

富民富國,打經濟戰

打過世紀帝國就知道經濟基礎,會決定你國家未來的發展,也是決定勝敗的因素,而在管仲輔佐齊桓公時期,他依據土地好壞徵收賦稅,不違背農時(繁殖時期)宰殺牛羊,與萊夷(相對其他先進國發展比較不好的家)交好,用低價購進魚、鹽,然後加價賣到其他諸侯國,控制貨幣的鑄幣權,壟斷貨幣鑄造鑄造數量、質量。

接續到商戰方面,從魯國和梁國買綈衣,這時的魯國和梁國兩國的國君發現有利可圖,人民大量棄田織綈,可是沒多久就發現自己上當,隨後去綈修農,但為時已晚,只好從齊國購入稻穀,不過稻穀的價格是一比一百,齊國著實賺了一筆。

外交不只是和國家交好,更是展現一國之力的方法不論兵力和經濟都是收攏他國的強力靠山

在外交策略方面,選派遊士號召賢士到齊國建功立業,派遣使者常駐友好的諸侯國以隨時處理外交,讓普通百姓帶獸皮和束帛到別國買賣,以察他國所好,輕其幣而重其禮,有利齊國與其他諸國之間國情的了解。

除了這些外交手段,還需要展現一些武力,先滅齊國西部的逐國,一方面擴大領土,一方面向諸侯國炫耀武力,對外恩威並施的策略,漸漸收攏其他國家,齊桓公成了春秋時期第一個霸主。

創業雖難,但是守住打下的基業更難

因齊國是霸主,其他鄰國、盟國受到戎狄入侵時,齊國應當援助,齊桓公在管仲的輔佐下主要做了三件事,分別是救燕、救邢、存衛,使齊桓公和齊國在諸侯國中贏得聲譽。

早期南方楚國和齊國互相抗衡,齊桓公以伐楚名義召集盟國派兵參戰,爭戰中楚國掂量出齊國地位牢不可破,之後便不敢輕易出兵,在南方有能互相抗衡的國家,能城中防止他國攻打,除了兵力之外,還有其外交和經濟上的優勢,都是一步步經營而來。

最後管仲也提醒齊桓公不忘霸主身分,要以諸侯之憂為己憂,不能坐視其他盟國之間的摩擦,也不能對同盟國有非分之想,這正是管仲以德親四鄰策略的延伸,說起來就像當武林盟主的意思,保護其他門派,建立制度後派門之間不能私鬥。

經紀商戰

說真的當時齊桓公如果是用鮑叔牙輔佐他的話,有些經濟策略上的伎倆,以鮑叔牙為人,的確不可能這樣做,有時候需要用點方法(不傷天害理)讓自己先變強,才能幫助其他的人,在加上齊國炫耀自己的國力(兵力和經濟),能使鄰國更加確信,齊國是強而有力的後盾,便會加入我方成為盟國,以孫子兵法來說,正兵就如同前面所說的兵力和經濟,有了正兵為基底,要不要用奇兵(戰術)或用多少戰術都能占有比較大的優勢,就連南方楚國都不敢輕易征伐,出兵是最後手段,主要還是如何能讓雙方拿到想要的利益維持和平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