買賣股票還有經商要向范蠡學習,還要審其虛實而避其危

在天下麒麟榜一書中紀載許多靠智慧幫國君統御兵力、治理國家的的謀士,如同孫武、伍子胥、伯嚭是吳王夫差的輔佐大臣和帶兵將領,但是,在這三人之中的伯嚭卻是將吳國推向毀滅的其中一個棋子,很多時候所輔佐的國君能不能聽從謀士好的建議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,正所謂伴君如伴虎,輔佐君王總是必須小心謹慎,就像在公司要看老闆和上司眼色一樣(要長眼),以下就是我看完范蠡傳旱吳起傳的感想。

助越王勾踐的范蠡

很多大家所提到的歷史名人,很多出身不凡,要不就是富貴人家,而范蠡的出身其實就沒那麼好,不過他具又聖賢之姿,獨慮之明,卻假裝癲狂,而楚王的一位官員名為文種,他尋問范蠡,為何才識高遠卻不想求取功名,范蠡則回答:「如果僅是為了謀取自己的富貴,那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,但我的志向是要有利於楚國」。

後來范蠡加入越國輔佐越王勾踐,但是,勾踐一直不聽范蠡的建言,大戰吳國時被打敗,最後范蠡提出向伯嚭建議讓勾踐當吳王的奴僕,才讓越王免於一死,越王忍辱三秋安然回到越國,而這都是范蠡為了能讓勾踐翻轉人生的一個計策,如果當時范蠡沒提出讓勾踐作為吳王的奴僕,早就被收掉了,而且還要時時提防伍子胥,當時的伍子胥,提出要殺掉越王,但因為吳王聽信伯嚭讒言,最後導致越王勾踐三年後回返越國,但回國後不能擁有自己的軍隊。

不忍失其小者,必失其大,只要無失於國

返回越國的的勾踐和范蠡,在吳國不知情的情況下偷偷練兵,另外在治國方面,范蠡提到對弱小的國家來說,重視糧食生產乃治國之道,而且所有政策都需要取信於民,需要有一個從言到行的過程,能上行下效,越王還親自到田裡與百姓一起耕作,百姓也就更加勤勞,農業發展也就越發達。

范蠡一邊助勾踐厲兵秣馬,也不忘賄絡伯嚭,甚至派人送美女給吳王夫差,這些動作都是為了扳倒吳國所做的貢獻,目的在於讓吳王能溺其聲色(姜子牙的文伐),不理朝政,然後才有攻打的機會,可是這個局一步就是二十餘年,范蠡要勾踐別急著攻打吳國的原因,在於這一戰須謹慎且必須一次得手,最後越王和范蠡也順利攻下吳國。

大名之下,難以久居

當初越王剛即位,正是范蠡來到越國時,之後便輔佐越王勾踐,苦身戮力,與勾踐深謀二十餘年,為興越滅吳立下汗馬功勞,而范蠡又是一位諳於世故的人,他懂功成身退的道理「大名之下,難以久居」,為越王勾踐謀劃二十餘年的經驗,看出勾踐為人可以共患難,但難以同享樂,事後不久,范蠡怕夜長夢多,便帶領家屬奴僕不辭而別。

春天生長,冬天殺伐,人有興盛衰亡的時候,發達到了極點,必然會走反向面。

知道進退存亡的道理,而能力於不敗之地才是真賢人,除了治國處事之外,范蠡還懂得經商之道,所謂「水則資本,旱則資舟」,意思是在洪水來時準備天旱商品,天旱時準備防洪物資的經營原則,這個理論運用在買股票時也是一樣,在大家不看好時(股票基期在低檔)準備買進,在高檔時(大家認為是飆股)要看準時機賣出

另一件事,就是經營的物品要完好,商品不要長期積壓,易腐敗之物不要囤積居奇,順其自然,等待時機而動時出擊,從而加速資金周轉,生財獲利。

能謀善斷的激進派吳起

吳起因早年在衛國殺了三十個譏笑他的人,還有母亡而沒回去奔喪,加上殺妻得將的流言蜚語,從一般民眾轉變為大將,然後又淪為一介布衣,之後便投奔魏國。

在魏國時他憑藉自己的才學,拿到了大將之位,除了有能力之外,吳起更善待士兵,受到士兵愛戴,使士兵樂於用命貫徹沙場,謀略上多以史為鑑,施行德政,提出許多戰略戰術和治國大計寫成<吳子兵法>,也強調治理國家與軍事密不可分,對兵目進行分類,分為義兵(解救紛亂)、強兵(靠勢眾征伐)、剛兵(一怒之下而興師動眾)、暴兵(拋棄禮義貪求私立)、逆兵(因國家混亂人民疲敝而興師動眾),根據不同狀況有各自不同應對方式。

審其虛實而避其危

對敵人實施攻擊要訣就是「審其虛實而避其危」,吳起所提到許多兵法都是趁敵不備出其不易的攻擊對方,像是在敵軍用膳或是敵軍渡河時,也可能是敵軍大將不再群龍無首的時候,治軍方面,吳起以法治軍主張賞罰分明,使士兵各得其所,才能激發鬥志,也強調不從令者斬,更要求在戰鬥時不要猶豫,因為戰場兵戎相見攸關性命,稍有差池命喪黃泉,而吳起的兵法繼承孫武的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思想,摸清對方底細,進而採區相應對策。

不過,跟范蠡相比兩人都是會找時機的謀略家,吳起比較激進,他推行的吳起變法目的在於富國強兵,打擊世襲貴族政治經濟特權的運動,成效雖有,但只著重在官爵俸祿,在政治、經濟、軍事方面都未能深入的推行,而種下失敗的隱患,最後惹惱死於貴族之手。

吳起功力心重,行為過激,膽識過人而被人忌妒,遭人暗算,先不論他為人個性如何,其實,每當一個變革的時代,新事物得出現,必遭到舊勢力的反對,這或許是每個世代更迭不變的格局。

買賣股票

范蠡和吳起兩位謀略家,都有我們值得學習和深思的地方,吳起的做法比較激進,但不代表他的吳起變法(打擊權貴的政策)沒成效,只是沒多加考慮其他方面的事情,相對於范蠡就比較懂處世的進退,畢竟活在人與人接觸的地方,就會有許多情況發生,要不然也能像孫武一樣,躲起來好好享受獨居生活,至少不會整天被上司猜疑等著被砍頭,又或者直接出來當頭也可以(哈哈),只是會處理比較多繁雜的事情。

發佈留言